新闻动态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动态 >> 浏览文章

突破,完全缓解率71%!卡瑞利珠单抗联合治疗复发难治霍奇金淋巴瘤新进展
浏览次数:397次 更新时间:2019-06-18

      PD-1抗体单药治疗复发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(cHL)可以获得较高的客观缓解率(ORR),然而完全缓解(CR)率仍处于较低水平。近日,《临床肿瘤学杂志》(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,JCO,影响因子26.303)发表了解放军总医院韩为东教授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,为复发难治性cHL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。


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地西他滨提高CR率一倍以上,达71%


      近年来,以PD-1抗体为代表的免疫治疗为多种癌症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,很多对传统治疗抵抗的患者接受免疫治疗依然有效。然而遗憾的是,PD-1抗体单药治疗癌症的ORR通常不超过30%,CR率更是不超过10%。

不过,复发难治性cHL是一个例外,PD-1抗体单药治疗的ORR可以达到80%-90%。然而,真正达到CR的患者比例并不高,在国外约为20%,国内为30%左右。“这意味着还有70%的患者没有完全缓解,但对于患者而言,他们希望是肿瘤完全消失,而不仅仅是缩小。”韩教授表示。

      为了让更多复发难治性cHL患者能够达到CR,韩教授团队从2016年底开始研究,到目前已治疗了约120例复发难治性cHL患者。他们发现,采用PD-1抗体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地西他滨治疗的ORR为95%;特别值得注意的是,CR率达到了71%,相比PD-1抗体单药治疗的20%-30%提高了一倍以上。“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,至少截至目前没有看到比这更优越的肿瘤消除比例了。”韩教授表示。

      研究还发现,对于PD-1抗体单药治疗进展的患者,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地西他滨治疗的ORR仍有52%CR率达28%


      韩教授表示,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地西他滨治疗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出色的效果,是因为地西他滨对于PD-1抗体免疫治疗具有两个作用:一是增效,即增加效果;二是增敏,使发生PD-1治疗抵抗的患者再次敏感。这在他们团队前期的研究中也得到了证实。


研究详情——

      韩教授团队在JCO发表的研究[1],纳入了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7月10日解放军总医院生物治疗病区收治的86例二线以上治疗方案失败的复发难治性cHL患者。

对于未接受过PD-1抗体治疗的患者(队列1,n=61),以1:2的比例随机分至卡瑞利珠单抗200mg,d1)单药组与地西他滨10mg/d, d1-5)+卡瑞利珠单抗200mg,d8)联合组,每3周为一个周期。PD-1抗体治疗失败的患者直接进入联合组(队列2,n=25)。

      截至2019年2月15日,患者中位治疗12个周期,中位随访时间14.9个月,一半以上患者仍在接受治疗。

      研究结果显示:在未接受过PD-1抗体治疗的患者(队列1)中,卡瑞利珠单抗单药组与联合组的ORR无明显统计学差异90% vs 95%),但联合组的CR率显著提高32% vs 71%。对于PD-1抗体治疗失败的患者(队列2),地西他滨联合卡瑞利珠单抗治疗再次获得52%的ORR以及28%的CR率。

1 客观缓解率和完全缓解率

 

注:图中数字以百分比(%)表示

ASCT: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


恒瑞卡瑞利珠单抗疗效优异,安全性更佳


      卡瑞利珠单抗目前在国内已经获批上市,相比其他PD-1抑制剂,卡瑞利珠单抗具有哪些优势呢?

      韩教授介绍,早在几年前,基于科技部的一个国家重点研发计划,其团队就开始与恒瑞医药合作,对卡瑞利珠单抗单药或联合治疗进行研究。对于复发难治性cHL,卡瑞利珠单抗单药治疗可以获得约30%的CR率,联合治疗的CR率更是达到70%左右。从公开发表的数据来看,卡瑞利珠单抗疗效优异。

      另外,卡瑞利珠单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特性。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RCCEP)是卡瑞利珠单抗非常有特色的一个不良反应,但观察发现,多数RCCEP具有自限性,对患者生活质量等的影响不大。至于免疫性肺炎、免疫性肝炎和肠炎,在霍奇金淋巴瘤治疗中,不论是卡瑞利珠单抗单药还是联合治疗中,发生率都比较低,而且严重程度也较低,往往不需要干预。“目前         在卡瑞利珠单抗治疗的过程中,很少有患者因为不良反应而停药或推迟治疗周期。”韩教授说。

      除了霍奇金淋巴瘤之外,据目前国际上已经公布的多项研究数据,PD-1抗体单药或联合治疗在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、骨髓异常综合征等多种血液肿瘤治疗中都展现出了令人鼓舞的前景,非常值得期待。


霍奇金淋巴瘤可以治愈吗?后续多中心研究将告诉我们答案


      在卡瑞利珠单抗联合治疗霍奇金淋巴瘤的研究中,获得的如此之高的CR率在给我们带来欣喜的同时,也带来了疑问:CR能维持多长时间?是否还需要继续治疗?为了回答这些问题,韩教授团队组织了来自全国20多家医院的血液领域知名专家,共同开展多中心研究。

      “我们目前已经制定了初步的方案:患者获得CR以后接受1年维持治疗,然后观察停药后1年的复发情况。”韩教授介绍,多中心研究的目标是达到CR的患者在停药以后1年内的复发率能够降至40%以下。如果能够实现这个目标,将意味着该方案可以与ASCT相媲美,甚至更佳。

      韩教授表示:“我们多中心研究的最大价值和意义在于,以霍奇金淋巴瘤为模板来回答一个问题,即免疫治疗可以不可以治愈肿瘤。如果霍奇金淋巴瘤可以治愈,那么实体瘤为什么不可以?如果没有,那可能是联合方案还需要进一步改进。”

至于应该如何选择搭配药物,韩教授指出,不同的肿瘤都有其自身的生物学特征,因此针对不同肿瘤甚至肿瘤不同亚型或者肿瘤不同阶段、不同转移部位,最适合的联合治疗可能都有所不同。“我们可以去尝试,但前提是前期要有大量的基础研究性工作做支撑。”

      2017年在国际临床试验网站注册的以PD-1或者PD-L1为基础的联合治疗临床试验有1700多项,2018年9月份变成了2300项,到现在估计已经超越了3000项。这些临床研究将会在五年内陆续开花结果,为我们提供更多关于联合用药的信息。

“我想任何一名医生,都有一个梦想,就是把自己的患者治好了,尤其是肿瘤患者。虽然现在我们讲攻克肿瘤有点大,但至少信心要有。肿瘤免疫治疗给我们提出了很多的挑战,也增加了很多的信心。到现在看,我们离这个梦想或者目标距离不是很远,期望能实现” ,韩教授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
参考文献

[1] Nie J, Wang C, Liu Y, et al. Addition of Low-Dose Decitabine to Anti-PD-1 Antibody Camrelizumab in Relapsed/Refractory Classical Hodgkin Lymphoma[J]. J Clin Oncol. 2019 Apr 30. doi: 10.1200/JCO.18.02151. 



专家介绍

韩为东,主任医师、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,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生物治疗科主任,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生命科学院分子免疫学研究室主任。首都科技创新领军人才,总后勤部科技新星。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150余篇,总影响因子640分,主编著作3部,授权发明专利12项,省部级科学技术二等奖与创业发明奖等4项。

电话:010-64621585

邮箱:zk0904@qq.com京ICP备17012059号

地址:北京市东直门外小街甲6号健康报社Copyright 2017 卫生健康品牌研究院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