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动态 >> 浏览文章

来自“疫”线的日志
浏览次数:184次 更新时间:2020-02-12

来自“疫”线的日志

2020年2月4日    星期二    晴

凌晨,突然接到通知,有一例确诊NCP的危重症患者要紧急由下级医院转入西区分院进行隔离抢救治疗,由于极有可能需要呼吸机治疗,我需要提前进入隔离病房做好抢救准备。我赶紧从热乎乎的被窝里起来,看了看熟睡中的小女儿,心中千般不舍,此去顺利的话,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家,可是战疫面前,哪容儿女情长。简短和家人匆匆告别,提上简单的行囊,坐上医院派来的接送车出发了。

很快就到了我院此次疫情患者的集中收治点——西区分院,短暂休整,就在早前已经进驻老师的带领下更换防护服。尽管来之前培训过,但是操作起来依然笨手笨脚的,三层防护服装更换完,已经是大汗淋漓。再戴上护目镜,心里一下子咯噔了,护目镜上立即蒙上了一层水雾,视线被严重影响,可是手又不能触碰,加上脚上厚厚的筒靴,整个行动的速度不到原来的一半,心里着急却不顶用。穿衣服用了半个多小时,我们以尽可能快的“龟速”来到负压病房,准备整理好呼吸机、抢救用物品等。很快病人到了,这是一个年青而强壮的病人,神志清楚,自己走进来的,看起来还不错,接上心电监护仪后,发现R 35~40次/分,SPO2 65%左右,给予鼻塞吸氧10L/分时查血气分析,氧合指数只有114mmHg,可以分类到危重型。病人刚开始拒绝上呼吸机,和他沟通的过程中发现他很紧张害怕,反复做他的思想工作,他终于同意带呼吸机了。带上无创呼吸机后,教他如何控制呼吸、克服恐惧情绪,看到心电监护上SPO2逐渐上升,心里才慢慢的踏实了一点。

这时我才有时间观察周围的一切,护目镜几乎看不清,我就特别佩服我们的护理老师了,我问她们是怎样打针输液的,如此本领高超,她们告诉我说从眼镜旁边的缝里斜着看。由于是隔离病房,如何与外面保持联系,让人送各种用品呢?老师递给了我一个呼叫器,“用这个吧”,老师说:“外面的人会把东西从传送带递进来”。

等我把病人处理完出来,脱衣服又用了半个多小时,全身衣服已经湿透,时间是早上6点,离我进去已过去4个多小时。赶紧休息了一下,醒来后发现腰背部酸痛不已,和其他老师沟通后,了解到这是一个通病,可能是因为穿上防护服后,行动缓慢,全身僵硬,加上全身不透气和高度集中的精神状态,几个小时下来像在桑拿房里做了剧烈运动。

(达州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兰清)

电话:010-64621585

邮箱:zk0904@qq.com京ICP备17012059号

地址:北京市东直门外小街甲6号健康报社Copyright 2017 卫生健康品牌研究院版权所有